酒话,都是酒话

[ 2011-09-26 ]

今儿老表过来,多喝了几杯。

老表又在跟我灌输年前跟我说的那个思想,为了少奋斗十年,可以娶一个毫无感情,丝毫不喜欢的姑娘,那姑娘我见过,在兴化的某条街的某个小饭馆里喝过一回酒,就坐我旁边。

老表大概在兴化呆的太久了,他的思想好像依附着我爹妈那一代人的思想。我很庆幸,我还是我,我不依附任何人的思想,可能我离家太久了,可能我太顽固了,我一直觉得,如果让我跟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,我做不来,我真的做不来,无论为了什么。

朋友说,他最怕姑娘对他好,我说,我不怕,我怕的是,这辈子没有一个人,让我心甘情愿的对她好,用我还仅剩的那么点单纯。

这么多年了,其实我挺喜欢一个人的,虽然有时候需要安慰,虽然某些节日让我觉得失落,虽然身边不乏示意者,可我还是觉得,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人,那么我宁愿独来独往,上次听复旦老师陈果的讲课,我才明白,我是个孤独者,在昆明的时候,我会坐着98路从苏家塘到吴井路,再从吴井路到苏家塘,就这么来来回回,可以坐一个下午,在南京的时候,我会沿着玄武湖从南京站走到玄武门,再从玄武门走到南京站,一直走到天黑,不知道为什么,就喜欢在路上的感觉。

老表和我一样,土生土长的兴化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老表,但就这么叫开了,我告诉他,我喜欢上了兴化的一个姑娘,金东门的,他跟我说,兴化的姑娘大多好吃懒做还会骂街,而且金东门那尽出KTV的小姐,我不想争辩,我只是喜欢,喜欢而已,没什么。

我一直相信有些东西是不会枯萎的,我指的是理想,理想,我们都有过,都为之奋斗过 ,我不会放弃,也不能放弃,我的理想之一就是用5年时间在昆明置个窝,不用太大,就像美树星城那样,弄成我喜欢的样子,每年住个几个月就行,开着车去丽江,去大理,去香格里拉,我会告诉你们,哪家小店的米线好吃,哪个路边摊的饵丝劲道,哪家客栈的老板娘漂亮,哪条街的酒吧有感觉,这些地方我以前来过,不止一次。

我想念昆明,想念有些人,很想念。

快3年了,从没人让我在意过,从没人走进我的心里,有意无意的,我伤过很多人,好吧,用韩寒的话结尾,我生命里的女孩们,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,无论我解不解你的衣扣,在此刻,我是如此地想念你,“带们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