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逝去的798天!

[ 2011-04-22 ]

看着渐渐远去的昆明,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,这个待了798天的城市,当初只是为了躲一个人,躲一段感情,跑到这个南方边远城市,一待就待了2年又2个月。

一直说昆明没有南京大,过桥米线没有鸭血粉丝好吃,南屏街没有新街口繁华,昆明话不如南京话亲切,大理古城不如周庄古镇有感觉。一直拿昆明和南京比,一直拿云南和江苏比。

可当有一天,我习惯了昆明的四季如春,光着膀子蹲在电脑前听朋友讲述那边下雪的故事。

当有一天我夜里2点特地从关上跑到小西门的桥香园去吃米线,照例小锅闷肉加帽,再点一盘泡鸡脚亦或是一盘猪耳朵。

当有一天我喜欢坐在南屏街的石凳上看着过往匆匆的行人,咬一口手里的糖葫芦,回忆着这些年恩恩怨怨的往事。

当有一天我频繁的想去大理丽江,开始怀念洱海船上大理白族三道茶里喝那道苦茶的感觉。经常思念丽江的那个夜晚那个小书吧里,那个忧郁的吉他手沙哑的唱着那首模范情书的那个感觉,还有那杯并不浓郁的卡布基诺。

当有一天我说话时不经意的冒出”给是”,”给活”

直到那一天,我才知道,这一切早已刻上我的痕迹,我早已恋上这块土地。

手机一直飞行模式,俞东打了好几个电话喊去喝酒,我回了个电话,我说我已经走了,他问我为什么不说一声,我只好说声抱歉。没有告别,没有送别,只是和几个朋友吃了顿饭。

离去不是厌倦,不是永别,只是我需要奋斗,我需要更好的实现我的理想,会有那么一天,我还会回来,继续悠闲的活在这座城市中。

 

 

—2011.4.23 记于湖南怀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