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2012-10-27 ]

我去过很多地方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从一列火车到另一列火车,看着不同的风景和别样的天空,一直以为有个心中向往的地方,却错过了太多人们所说的景象。

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,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经历。就这样走着,山一程,水一程,一程一程地走远。回头看看深浅不一的脚印,淡然微笑,留在路上也好,印在了心上也罢,都是自己的。

昨晚的一个电话,让我想起过去发生的一些经历,时间流逝,真心的朋友奔走在各自的路途,我独居一隅,也默默地为他们祝福,那些爱或不爱的人们,你们保重。

每次离开一个地方,我都会趴在车窗上,呆呆的看,因为我知道,有些路,走过了,就不需再回头。

如今又回到出发的地方,却发现有些事情不敢说不敢想,有些时间不敢期待不敢等,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优柔寡断。

鱼龙混杂,看着身边这些同龄人,我似乎快跟他们脱节了,是我被丢得太远,还是我跑得特快,总是做着一些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的事情,赌着一些明明已经知道结果的赌局。有时候,太明白了不见得是件好事。

越来越觉得无病呻吟都是那些没长大的孩子们的特权,而我又总要时不时地来装一下嫩。